乌蒙山“携亲”扶贫记

  新华社贵阳8月21日电 题:乌蒙山“携亲”扶贫记

  新华社记者骆飞、崔晓强

  2018年7月,刚休完产假,黄满就带着婆婆和仅有几个月大的儿子一起驻村扶贫。至今,婆媳孙三人已吃住在村两年多。

  从裹着襁褓到咿呀学语、蹒跚学步……儿子小宝在深度贫困的夹岩村逐渐成长为一个“帅小仔”。在不少驻村扶贫干部眼中,黄满的儿子和婆婆也成了“最年幼”和“最年长”的扶贫队员。

  地处乌蒙山腹地的夹岩村,是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锅圈岩苗族彝族乡最偏远的村寨。这里高山峡谷纵横,坡陡路险,几乎很难找到一块平地。

  环境恶劣,贫困如影随形。

  2016年,为提升基层战贫能力,纳雍县借鉴“特岗教师”经验,面向社会招聘扶贫特岗,选派有学识、有能力的年轻人到村里,专职从事精准扶贫工作。

  当年,全县共招聘了500多名扶贫特岗,黄满就是其中之一。6月报到后,她被分配到了偏远贫穷的夹岩村,一待就是4年。

  那时,进村的路满是泥泞,部分通往村民组的路仅有双脚宽。全村没有一栋像样的房子,低矮破旧的土墙房随处可见。

  尽管此前作为大学生志愿者,黄满已经在纳雍县基层服务了3年,但眼前的贫困还是让她触目惊心。

  破旧的村委会,时常透风漏雨,却是她和同事们唯一的办公和生活场所。村里电压不稳,不知吃了多少次夹生饭。有时煮一锅面条,是被水硬生生“化熟”的。

  “原以为新工作会好很多,没想到比之前更艰苦,当时无数次想放弃。”回忆最初的选择,黄满感慨道,是家人鼓励她要坚持到底,自己也不想当“逃兵”。

  面对现状,内心无限挣扎的黄满最终决定“吃苦到底”。夹岩村村民组很分散,黄满和同事们走村串户,时常要大半天。一路爬坡上坎,脚经常被磨出“血泡”。但经年累月的磨砺,让她更懂得扶贫的意义。

  辛勤的付出,也换了成效。如今,夹岩村通组路已全部硬化,土墙房踪影难觅,村容村貌焕然一新。

  跟着她走村串户,不少村民都称她为“幺姐”。“只要用心帮扶,群众就会认可。尤其是脱贫攻坚给全村带来了看得见、摸得着的变化,特别有成就感。”黄满高兴地说。

  2018年正月,黄满的孩子出生了。高兴之余,她更有些犯愁:回村工作,孩子怎么办?与爱人反复沟通后,她决定带着孩子一起驻村,这一选择也得到了婆婆的支持。

  如今,新村委会二楼一间约12平方米的房间,成了她们的“家”。环境虽有些简陋,黄满却很知足。

“把孩子带在身边工作,很辛苦却更高兴、踏实。”黄满说,特别感谢婆婆理解自己,一起驻村帮忙带孩子。

  谈到婆婆,黄满既感动也愧疚。“老家还有快满90岁的奶奶,现在全靠公公一个人照顾。为了我和小孩,家人付出很多。”黄满红着眼圈说。

由于平时工作很忙,即使孩子在“身边”,黄满也很少有时间陪伴。“携亲”扶贫的生活快乐且艰辛。在黄满看来,带着儿子和婆婆驻村是无奈的选择,但参与脱贫攻坚却是无悔的选择。

     8月18日,以《孩子王》《棋王》等作品知
    代际互动观察类游戏综艺《元气满满的哥
     和全球知名乐队合作,通常一年能举办多